资讯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
研究成果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中山路88号天安国际大厦48层
邮编: 116001
公司总机:39917688
其他具体部门联系方式,请点击这里
在线留言 总经理信箱
行业资讯  |     首页 > 行业资讯 > 厦门融典挂羊头卖狗肉 副行长充当地下金融掮客

6月的厦门,弥漫着一种躁动不安。

随着厦门融典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厦门融典)巨额坏账危机蔓延爆发,与之相关的地下金融食物链开始陷入恐慌。

“已经有多家担保公司相继爆出高利贷问题,甚至有银行行长牵扯其中。”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网记者。

该人士透露,位于厦门湖滨北路的某外资背景银行支行一名副行长,已卷款逃跑,涉嫌骗取巨额民间高利贷资金。

“近期爆出问题的担保公司,涉及金额高达数十亿元。”上述人士说,“这个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继续,窟窿肯定越来越大,但究竟会涉及多少资金和多少人,目前还无法估计。”

然而,21世纪网记者针对传言涉及的单位及相关部门进行探访,工作人员均闪烁其词,拒绝采访。截至发稿,当地官方尚未正式公布消息,也无法从官方得到确切说法。

37亿黑洞

事件的导火索,源于厦门融典的资金黑洞。

“今年‘五一’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厦门融典的一个债主带领一帮人上门讨债,还拿着高音喇叭在大楼门口大喊大叫,厦门融典的债权人都被惊动了。”厦门融典的一位债权人对21世纪网记者说。

据其介绍,掀起厦门融典债务风波的这名债主是福建南平人,姓郑,于2008年出借800万元给厦门融典老板钟明真,因今年利息被拖欠追讨无果,最后照搬香港电影情节上门大吵大闹。之前,钟明真都是按月给付利息。

由此,债权人争先恐后蜂拥上门,厦门融典苦心经营多年的隐秘资金链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外界盛传其债务高达37亿元。

“厦门融典崩盘了对谁都没好处,姓郑的债主把大家都害惨了。”上述债权人表示,“在这之前,厦门一家银行已经答应给出3亿元的授信额度,只要这笔钱一到手,厦门融典的危机就可以解除,现在贷款没了,公司的业务就彻底停滞了。”

按照民间借贷潜规则,只要借贷方能够按时结算和给付利息,这个游戏就会持续下去,放贷人并不在意借贷方的拆东墙补西墙。

而准备给厦门融典放贷的到底是哪家银行,外界传说纷纭。

对于厦门融典危机的起因,钟明真给出的说法是,今年有关部门抬高了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准入门槛,要求注册资本必须达到1亿元,为此,厦门融典开始短期高息拆借凑足1亿元将其变更为融资性担保公司。而融资性担保公司的业务范围和贷款担保倍数,均优于普通担保公司。

但此说法被多位业内人士斥为无稽之谈,“厦门融典从2008年起就一直对外高息借款,变更为融资性担保公司只是想将蛋糕做大而已。”厦门当地一位“金主”(民间放贷人)说。

厦门融典一位吴姓债权人亦透露,厦门融典危机爆发后,钟明真的哥哥钟明义、嫂子、丈夫陈刚等均已不见踪影,之所以留下钟明真在善后处理,是因为她已怀孕,加上债权人跟得紧,没法开溜。

“钟明真本来打算到香港生孩子,但现在的情势,债权人是不会让她离开厦门的。”吴姓债权人表示。

不过,已有8个月身孕的钟明真对外宣称,她不会跑路,希望在专业处置不良资产的律师帮助下,在孩子出生之前确定债务清偿方案。

不管真相如何,相比其他类似事件一走了之的债务人,厦门融典的债权人还有一线希望。

负责此事的是福建天凯律师事务所,该所合伙人周晖律师称,目前债权人正在与债务人谈和解,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协商方式达成合适的解决方案,为厦门的同类事件起到示范和借鉴作用。但对于厦门融典此次危机的细节,周晖不愿透露。

“厦门融典的债务高达37亿元,其中借贷的本金约为8—9亿元。”上述债权人称。

借贷的本金约为8—9亿元的说法,得到另一陈姓债权人的证实,但他却告诉记者,实际债务没有37亿元,扣除水分后差不多是17亿元。

无论是37亿元还是17亿元,除了借贷的本金,其差额就是借贷产生的高额利息。

“37亿元与17亿元的差别,应该是利息高低的差别,很可能是放贷人在危机发生后,主动将利滚利部分和高出国家规定的民间借贷利息部分削减。”上述厦门“金主”说。

然而,记者询问多位厦门融典债权人,对方均对此避而不谈或顾左右而言其他。对于借款的去向,也无明确答案。

“如按本金计算,钟明真可供处置的个人资产与之相抵尚有差距,债权人的本金无法全部拿回。”厦门融典的一位员工表示,“钟明真有两处面积较大的房产和100多亩土地,还有一些挂在别人名下的资产。”

但有债权人向21世纪网记者透露,他们经过调查发现,钟明真所说的资产,大都已在别人名下,并且进行了重复抵押,为此,债权人之间还产生了龃龉。

“厦门市中级法院光这个案子已经接收了十几起,主要是保全抵押物。”该人士说,“债权人名单上有几百人,还有一些拥有抵押物的人不在名单中。”

日息1%

厦门融典何以能“圈”到这些巨款?

工商资料显示,厦门融典成立于2008年9月,注册资本10200万元,1979年出生的钟明真持股49%,厦门广源鑫商贸有限公司持有51%股份,法人代表钟明真。厦门广源鑫商贸有限公司为钟明真家族所有。

在厦门融典曾对外宣传称,公司系2008年9月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厦门市思明区招商引资项目。

“担保公司挂羊头卖狗肉私下进行‘倒贷’是普遍现象,就是以高出银行同期存款利率好几倍的回报率吸收民间资金,再以高息对外放贷,从中赚取丰厚息差。”消息人士透露,“厦门融典的巨额债务其实是钟明真个人的借贷,厦门融典只是担保方。”

多名债权人亦证实,借款人是钟明真,但借条上盖有厦门融典作为担保人的公章。

“之前,钟明真很讲信用,利息都按时结算给付,我借给她的钱,不同时期分别是2%、4%、5%的月息。”一位债权人说。

钟明真民间借贷规模的迅速膨胀,离不开眩人的排场和华丽的外衣。

“做钱的生意,当然要让人相信自己的雄厚实力。”上述消息人士表示,“反正都是用别人的钱,气派搞大才能吸引更多的资金。”

不少债权人至今记忆犹新,去年底,厦门明义集团举行成立庆典,不仅请来了孙楠、阿朵等两岸三地明星,厦门的一些政府官员和各路名流也都前来捧场。

“庆典的地点设在厦门环岛路的某山庄,多位国家领导人曾在这里下榻。”上述消息人士称,“厦门明义集团是以钟明真的哥哥钟明义的名字命名的。”

不仅如此,厦门融典的办公地点,此前也从偏处海沧一隅搬到了位于厦门岛内湖滨北路的厦门银行总部大厦。

21世纪网记者到此探访时看到,设在厦门银行总部大厦三层和四层的厦门融典办公场地,装修豪华,并且还在办公区设立了佛堂。

“在这里办公的人曾经有60多人,待遇在厦门的同行业中算比较高的了,但现在只剩几个人了,主要是财务人员留下来善后。”厦门融典的留守员工说,“这里光装修就花了几百万元,每月租金要二三十万元,目前已经拖欠业主的租金50多万元。”

消息人士称,让厦门融典陷入泥潭的还在于,去年厦门融典向毗邻厦门的福建龙海一家金属制品企业高息放贷3000万元,用于这家企业的偿还到期的银行贷款,并约定由这家企业再从银行借贷资金连本带利还给厦门融典,没想到银行贷款偿还后却无法重新借贷,最后只得采取债转股的方式,由厦门融典再出资1000万元加上原先的3000万元借款收购这家企业,钟明真的丈夫陈刚出任法人代表。

“这家企业是生产不沾锅和铝、不锈钢制品等厨具,主要用于出口,但收购后才发现,这家企业存在很多隐形债务,总债务超过5000万元,厦门融典的负担由此更加沉重。”消息人士表示。

资金链断裂之后,不堪重负的厦门融典正准备搬回海沧。

“借钱的时候吹嘘说公司做这个项目那个项目,其实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公司根本没有业务。”一位债权人透露,“后期的借款月息都在5%以上,有的高达20%,甚至也有日息1%的借款。”

这位债权人认为,厦门融典产生的巨额资金黑洞,根源在于拆东墙补西墙,时间越久窟窿越大,加上日常办公、接待和员工工资等开支,更是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进来才能保持运转,原先的债权人即使发现问题,但由于已被深度套牢,只能秘而不宣,让其继续忽悠别人进来以使自己解套。

“爆发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该债权人说,“原以为有银行作为后盾,只要光拿利息,最多两年就可以回本,但这么一闹,希望破灭了。”

让一些债权人感到愤愤不平的是,此前他们追讨无望后到公安机关报案,却意外吃了闭门羹。

“从5月中旬开始,陆续有30多人到公安机关报案,都不立案,连材料也不收,省厅、市局、分局我们都去过。”上述债权人表示,“这么拖着,很多资产都被转移了,我们去房管局查过,钟明真在厦门体育中心附近的一套楼中楼房产,早在4月13日就已经出售过户给一个农民。”

该债权人称,一些有影响力的人,也将见不得光的巨额资金交给钟明真攫取高息,保持这种僵持状态,有利于他们回笼资金抽身而出。

副行长携款潜逃

“钟明真事件只是打开一个缺口,还有更多卷入“倒贷”的公司及银行工作人员,将会随着多米诺骨牌效应浮出水面。”消息人士表示。

据其透露,担保公司和其他企业能够从民间吸收到巨额资金,与银行工作人员的合作密不可分,“许多大笔的资金进入担保公司和企业,都离不开银行工作人员在其中充当掮客,银行存款也因此搬家。”

具体操作方式是,银行工作人员以远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为诱饵,以中间人或担保人的身份,将客户介绍给企业,坐收不菲的佣金。而银行工作人员对哪些客户拥有存款和闲置资金最为熟稔。

最近在厦门坊间沸沸扬扬的厦门某外资背景银行在思明区的一个支行副行长携款潜逃事件,堪为典型。

“这个副行长充当掮客很多年,这次携款潜逃蓄谋已久,据说厦门某国有企业参股的融资性担保公司发生的巨额资金问题也与他有关。”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据称,该副行长以厦门市贤础贸易有限公司需资金周转、项目投资为由,介绍大量客户高息放贷给企业,他则以个人名义作为担保,有时甚至为该企业出具盖上支行公章的承诺书,以证明某企业在该行有多少数额的资金,若对方在约定时间内无法还款,则由支行负责将资金转还放贷人。

“这家贸易公司以这种方式借贷的民间资金数以亿计,但其工作人员称这些都是个人借款,与公司无关,目前具体的债权人信息还在统计核实中,最多的一个放贷人出借的资金超过一个亿,大多为短期借贷,月息为3%至6%之间,之前借款人的信用很高,以致不少人追加了放贷金额。”上述消息人士说,“该副行长从6月初开始就已失踪,现在债权人纷纷去找银行。”

上述消息人士认为,这家银行是否担负责任,在于出具给放贷人的承诺书上公章的真假,而据债权人自称,有些借款协议还是在该支行内签署的。

“银行工作人员充当民间高利贷掮客的行为,今年特别明显,一家国内知名的股份制银行位于厦门海沧的支行工作人员,就三番五次找我,说要给我介绍客户。”厦门融典的一位债权人称,“我身边的不少人也有这种遭遇,并且成交了不少单,作为放贷人,对银行工作人员还是比较信任的。”

21世纪网记者辗转找到一位近期刚金盆洗手的银行工作人员,与其他掮客不同,她则直接作为放贷人,主要由其出面吸收民间资金,然后集中放贷给需要资金的企业或个人,从中赚取息差。

“去年从别人手上集资的月利息是1.5%左右,最高一般不会超过2%,有的是给予年收益15%,放贷的月利息一般为2%到3%。”她说,“今年的放贷利息比较恐怖,至少月息3%,5%很常见,有时要10%,并且都是短期借贷,利息月结。”

她还透露,以银行工作人员的身份去做放贷人,有天然的优势,对借贷方的信息比较了解,出资人也相当放心,即便是社会上的放贷人,大部分在银行都有关系。

“做这行赚钱很刺激,但现在不敢做了,利息这么高,风险太大,还是见好就收吧。”她表示,“如果产生一笔较大的坏账,不仅把之前赚的贴回去,还要不断拆借填补亏空,并且绝对不能声张,一旦暴露资金链就会中断,但即使继续下去,却往往急于扳回,忽视了风险,结果可能铤而走险。”

事实上,21世纪网记者走访发现,由于宏观紧缩、贷款吃紧,企业已经普遍遭遇融资难和融资成本提高的考验。

“现在‘等贷’情况很严重,即使银行答应给予贷款,没有两三个月根本不会到手。”多家受访企业反映,“而且,银行都会变相收取杂七杂八的费用,或要求部分贷款资金转为存款,或要求购买指定理财产品,致使贷款成本大大提高,但只要能贷到款,已经感觉很幸运了。”

而在申请贷款期间,一些银行工人员作就会主动为企业牵线搭桥,只要有较好的抵押物或担保人,就有可能引导、促成企业进行民间高息借贷。

“我们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厦门一位小企业创始人表示,“借高利贷等于饮鸩止渴,不借吧,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企业走进死胡同。”

福建天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晖律师亦认为,在现有环境中,中小企业借钱是找死,不借钱就等死。

这种走钢丝式的困境就像魔咒,犹如癌细胞扩散滋生了一条完整的高利贷食物链,从而也助长了一个又一个几乎雷同的骗局。

潜在危机

厦门融典和某银行支行副行长掀起的波澜还在蔓延。

“厦门目前出事的担保公司,除厦门融典之外,至少还有两家陷入资金漩涡,其中一家外界传言涉及金额高达37.5亿元。”消息人士透露,“都是放高利贷导致自酿苦果。”

但传言至今无法从官方渠道得到证实。

“厦门正在组建金圆投资公司,目的就是要整合厦门国有的担保公司,以改变担保公司不务正业的现状。”上述消息人士称。

坊间传闻,金圆投资公司首任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将由厦门国贸(600755.SH)原总裁许晓曦担任。而厦门国贸6月21日公告显示,因工作变动,许晓曦辞去董事及公司总裁职务。厦门国贸拥有全资子公司福建金海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许晓曦领衔此项任务,也算顺理成章。

事实上,由于受监管缺位、行业整体资信水平较低等影响,担保公司的行业整合、整顿已经箭在弦上。

“基本上,所有的担保公司都有涉及高利贷。”一位业内人士认为。

更严峻的问题在于,担保公司之间互相拆借资金、合作担保放贷现象相当普遍,只要一家出现严重问题,难免出现一损俱损的局面。

“现在资金紧张,企业普遍困难,一些企业为归还到期的银行贷款,往往会从担保公司高息借款,本想还款后再贷出来归还担保公司,但银行受制于贷款额度,一拖再拖,就将担保公司拖下水了。”上述人士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仅2008年,厦门的担保公司共为还不起贷款的企业代还资金2.32亿元。

一边是许多担保公司陷入泥潭无法自拔,另一边各路资本对担保业趋之若鹜。来自厦门市经发局的统计数字显示,2009年底,厦门市共有担保机构58家,但到了2010年三季末,包括分支机构在内,厦门的担保机构达到156家。

“在《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前后,由于市场准入门槛抬高,担保公司尤其是融资性担保经营资格成为稀缺资源。”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但新增担保公司数量扶摇直上,无序发展状况也随之加剧,而银行的合作门槛,又把多数担保公司拒之门外。此前,厦门市经发局摸底排查结果显示,有近1/3的业者几乎没有相关融资担保业务,1/3业者进行的是非融资担保业务,仅1/3在开展融资担保业务。

其实,靠担保费赢利的担保公司,很难阻挡高利贷的高额回报诱惑。

根据银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当前融资性担保公司平均净资产放大倍数为2.1倍。而业内普遍认为,放大倍数到3倍才能保本,5倍才能盈利。

“厦门担保公司的担保费一般在0.8%—1%之间,相比月息3%以上的高利贷,还有谁不动心?”上述业内人士称,“即使开展融资担保业务的公司,也同时在暗中放高利贷,这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而担保公司的暴利模式,除了自有资金进行高息放贷外,更多的则是通过各种渠道以高回报的承诺,广泛吸收民间资金用于放高利贷,从中渔利。担保公司既是放贷人,也是借贷人。

“担保公司吸收民间资金的过程就像传销,这个链条通常是采取金字塔型的层层借贷又放贷方式,即甲集中多笔的资金出借给乙,乙又集中更多的资金借给丙,层层赚取息差后交到担保公司手上进行大额放贷。”上述人士说,“这种做法风险极高,一旦其中一个环节出现无法填补的坏账,整个链条就断裂了,但由于涉嫌非法集资和放高利贷,放贷者即便血本无归,也很少选择报案。”

除了担保公司,各种数不胜数以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名目出现的公司及典当行,也纷纷加入高利贷阵营,兴波作浪。

Copyright © 大连市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资讯中心  |   业务中心  |   合作伙伴  |  交流中心